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列表

田飞龙:一国两制的国家理性与未来发展

稳健的国家理性决定了中央不可能放弃香港的繁荣稳定和一国两制的制度安排,但“五十年不变”不是僵化不变,而是切合一国两制国家理性的动态变迁,是原则与方法不变,而绝非任何观念与制度细节都不变。

曹朝龙:最该鄙视的是各种“鄙视链”

一个人可以也应当在社会生活中追求成功,但却不能把自己在经济领域的成功或者优势转化为对他人的鄙视,尤其不能形成一种阶层鄙视。否则,社会群体之间在经济上的差异就有可能引起阶层意识冲突,社会的矛盾和对立...

寒竹:“一国两制”:一个国家结构形式,两种社会制度

香港作为单一制国家中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其享有的自治权力的多寡并不能改变行政区隶属于中央的法律框架。香港享有的自治程度再高,即使超过了联邦制国家的州权很多,但也不能改变香港行政区隶属于中央的法律定位...

道格•班多(Doug Bandow):中国领导世界的机遇

尽管特朗普政府经济上走向封闭,但美国仍有实力主导全球。美国经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自由、强大和富有,而且比以往更具生产力。然而,中国已有愈来愈多的机会分享全球的领导权。

一周盘点:两种全球化的故事

实质上,按照历史标准来说,反对移民并不是新鲜事儿。但今天,这是对全球化的影响和英国社会所走道路焦虑的表征。焦虑不仅源于对移民的偏见,而且还有经济的动荡、太多社区的衰落,以及在国家认同(national ide...

寒竹:美国社会再现政治分肥的阴影

历史不会重复,但却常有相似之处。19世纪初,美国的政党竞争和民主选举冲垮了建国之初上流社会的“绅士治国”,但美国民主政治的产生基本与政治分肥同步,是美国的民主政治催生了政治分肥。

一周盘点: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是后美国世界的助产士

在上周的首次出访中,特朗普冷淡地对待北约和美国的欧洲盟友,这促使一向冷静而低调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公开质疑美国作为合作伙伴的可靠性。她表示:“我们欧洲人要把自己的命运真正掌握在自己手中。”

里根总统助理:为什么朝鲜是美国的麻烦?

任何摧毁朝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采取斩首行动的企图,都可能是鲁莽的。如今,军事行动将是一场疯狂的赌博,因为朝鲜具备掀起腥风血雨并摧毁韩国首都首尔的一般能力。如果金政权在美国城市也可以这样做,那么先发...

寒竹:资本和公权力如何泾渭分明

私人搞文化产业和文化研究方面,只要有法律监管,也是需要鼓励的。毕竟社会要有活力,离不开民间力量参与。此外,民办教育体系也应被纳入整个社会主义教育体系之中,不应是游离在社会主义教育体系之外的一个飞地,而应...

【一周盘点】马克龙所面临的挑战引起全球共鸣

自由民主长期生存的主要挑战在于保持贸易、技术和移民向世界敞开胸怀的同时,又能缩小日益扩大的不平等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