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列表

中国人大“亮剑”了, “港独”睡不着觉!

有没有小伙伴很好奇:香港基本法第104条究竟规定了什么,为什么全国人大对此条释法,会引来如此多的关注?那些反对释法的人,又为什么反应如此激烈?

寒竹:大选年看美国之一——精英与大众的分裂

美国2016年大选表现出来的精英主义与民粹主义的对垒有着深刻的社会根源。社会的两极分化仍是美国社会的基本形态,但两极分化的内涵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正是由于美国社会结构的根本变化导致了这次美国大选的“...

李佳佳:新加坡模式,过时了吗?

新加坡这个面积仅为718平方公里、500多万人口的城市国家代表着两个世界相对最有利于发展的元素:西方的制度化制约、严格议会选举、法治传统以及东方的威权下的效率与稳定,加之儒家文化中对于上级的服从精神。

吴恩远:苏联改革与中国改革缘何结果迥异

苏联解体的根本和关键原因在执政党的变质。决定命运的关键因素在于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在领导这个党,执行的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和政治路线。党的变质引起改革路线的变化——改革路线的变化引起社会根本制度的...

郑永年:塑造中国价值要找到三个传统

真正把中国的东方专制主义理论化和概念化的是三个德国人。第一个是卡尔·马克思,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第二个是马克斯?韦伯,第三个是卡尔?维特佛克,是50年代耶鲁大学的教授。我觉得,他们非常致命的错误就...

政府应该主动疏远哪两类学者?

旅美学者寒竹认为,总体说来,中国目前的国际环境还是基本良好,华人在世界各国的处境和遭遇与其他外国人在当地的情况并没有根本性的差别。这些事件与当年的印度尼西亚排华事件完全是不同的。

太平山客:为什么中国特色社会科学总有“忽悠人”的感觉

客观性是社会科学的基础,这本身是学界共识,但任何国家的研究者都难免会加入自己的主观信念,完全的客观性超过了任何一个研究者的现实能力。有的时候,学者意识到了自己具有价值观,有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

美国前总统助理:为什么我会把选票投给特朗普?

约翰和罗伯特·肯尼迪不是和平主义者,也并非无视现实的权力。但他们要求权力的使用需要非常精确和克制,而且带有人道精神。这两个人都知道自己随时有被人暗杀的可能性,但他们直到死亡都在试图引导我们走向和平。

达巍:中美关系新阶段中的战略“失语”与战略稳定探索

总的来说,经过三十余年“接触—融入”共识所塑造出的战略稳定之后,中美关系已经进入了新阶段。在这一新阶段中,没有整体性的战略共识来指导中美关系的状态恐怕还将持续。因此,中美两国政治领导层的战略远见与...

王建华:政治领域的“游击战”与红色民主的建构

为赢得生存空间,中共倡导的“三三制”选举,也充分展示了制度的灵活性。可以看出,当选举内化为战斗的“武器”时,不同时期的选举必然呈现差异性特点,表现为制度成长的非连续性、突变与碎片化,成为施米特“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