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列表

杨光斌:自由主义民主的死结何在 ——评张飞岸博士的《被

因为民主化带来了财产关系即社会结构的变化,民主化不仅仅是普选权问题,第一波民主化才显得如此漫长。相对于第一波民主化运动,以竞争性选举即普选权的第三波民主化虽然很迅猛,但是什么都没有改变,不仅如此,...

苏小和:知识分子为什么在美国选举上一败涂地

而中国的主流知识群体,长期跟随当代西方学术界的现代思想,属于赶时髦和跟风状态,生怕自己的话语体系无法与西方主流学术界对接。完全忽略了西方思想的传统资源,拿着轮流上场的几个当代西方学术的几个人名和几...

大选年看美国之二——美国精英在大选中遭遇重创

在当今世界,各国政治家们在政治舞台上的竞争,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位政治家如何对应和化解民粹主义的冲击。哪个政治集团能够对民粹主义浪潮因势利导,化民粹主义的摧毁性力量为建设性的动力,哪个政治集团就有可...

彼得•伯科维奇:为何右派陷入分裂,而左派却很团结?

当选民们投票选出美国第45任总统后,一个棘手的问题仍会存在:为何有传奇色彩和缺陷的共和党候选人引发了保守派的内讧,而进步人士,特别是精英进步群体却集结在民主党候选人周围?

中国人大“亮剑”了, “港独”睡不着觉!

有没有小伙伴很好奇:香港基本法第104条究竟规定了什么,为什么全国人大对此条释法,会引来如此多的关注?那些反对释法的人,又为什么反应如此激烈?

寒竹:大选年看美国之一——精英与大众的分裂

美国2016年大选表现出来的精英主义与民粹主义的对垒有着深刻的社会根源。社会的两极分化仍是美国社会的基本形态,但两极分化的内涵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正是由于美国社会结构的根本变化导致了这次美国大选的“...

李佳佳:新加坡模式,过时了吗?

新加坡这个面积仅为718平方公里、500多万人口的城市国家代表着两个世界相对最有利于发展的元素:西方的制度化制约、严格议会选举、法治传统以及东方的威权下的效率与稳定,加之儒家文化中对于上级的服从精神。

吴恩远:苏联改革与中国改革缘何结果迥异

苏联解体的根本和关键原因在执政党的变质。决定命运的关键因素在于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在领导这个党,执行的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和政治路线。党的变质引起改革路线的变化——改革路线的变化引起社会根本制度的...

郑永年:塑造中国价值要找到三个传统

真正把中国的东方专制主义理论化和概念化的是三个德国人。第一个是卡尔·马克思,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第二个是马克斯?韦伯,第三个是卡尔?维特佛克,是50年代耶鲁大学的教授。我觉得,他们非常致命的错误就...

政府应该主动疏远哪两类学者?

旅美学者寒竹认为,总体说来,中国目前的国际环境还是基本良好,华人在世界各国的处境和遭遇与其他外国人在当地的情况并没有根本性的差别。这些事件与当年的印度尼西亚排华事件完全是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