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列表

李炜光:企业税费负担过重拖累经济增长

40%,或30%的税负对企业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死亡,或可以叫“死亡税率”。因为在我国,除新兴行业以及金融等领域外,大部分企业的利润率都不到10%,30%—40的税费负担足可以导致大多数东部沿海加工业企业处于困...

张军:中国经济中长期增长 需警惕三大威胁

如果我们可以形成共识,我们就可以尽快的扫清那些我们讨论了很久的私人企业融资难、准入障碍高的问题。同样呢,对于我们未来的整个经济结构的转变的方式,也会产生巨大的影响。而不是把我们的一些劳动力推到低端...

张五常: 批评中国很容易,但不能只是批评

批评中国很容易,但不能只是批评。中国政府当然是有做对的地方,比如县域竞争制度做得就很好。中国有自己的文化,跟世界其他地方是不一样的,不要什么都抄外国的。

郑永年:中国经济转型及其风险

没有任何理由对迄今为止的结构性调整的进展抱轻松态度。实际上,结构转型仍然面临严峻的挑战。不仅如此,另一些方面的结构转型,可能是人们不想看到的,正在对中国的经济形态构成更为严峻的挑战。

第二回合:林毅夫逐一反驳张维迎所指四个错误

张维迎和林毅夫两位教授进一步就产业政策作用分别发出四点批评与回应,两人从各自角度阐释“后发国家保持长时间持续增长的原因;发挥比较优势与强调政府作用是否存在矛盾;企业家精神与产业政策之间的矛盾;以及...

深港通进程

深港通全稱為深港股票市場交易互聯互通機制,是深圳證券交易所和香港交易所建立技術連接,讓中港兩地的投資者可以通過當地證券公司或經紀商買賣規定範圍內、在對方交易所上市的股票。

鲍盛刚:产能过剩原因的再分析

经济下滑是经济危机吗?一般认为经济危机不仅是经济危机,而且也是现代社会的制度危机,但是这是一个错误。

刘胜军:改革空转时代急需袁庚式先锋

如果说袁庚在1980年代主要和“左的思想”斗争,今天的改革家则首先面临的是利益的纠葛。如今各级政府和国企成为最大的“既得利益者”,官员自然没有改革的积极性,一味期待官员“灵魂深处的革命”是很傻很天真的。

林毅夫:中国推行的供给侧改革并非供应学派的政策

我们推行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也不是推行供应学派的政策,而是要适度增加总需求的前提下来进行,并且要应用产业政策,而不是只有减税。过去积极财政政策的措施既增加短期的需求,也增加长期的供给;现在供给侧改革...

厉以宁:中国经济正面临十大尖锐问题

经济要走市场化的道路,但是宏观经济调控又是必须存在的,这两个不矛盾,主要是方式要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