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列表

《金融时报》:人民币加入SDR的真正意义

下个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很可能宣布,人民币将进入其储备资产——特别提款权(SDR)的货币篮子,取得跟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相同的地

中国制造正经历最坏的时代?

我国传统优势弱化、新的竞争优势尚未形成,综合成本要素上升,产业和订单转移加快,这是事实。但与此同时,中国也正加速产业调整,在这过程中难免经历阵痛,蹲下只是为了跳得更高。

寒竹:从狂欢和恐慌回归常态才是正道

众所期待的重量级救市举措终于在上周末密集出台,中国式平准基金的出现让投资者看到了希望。但是在高规格的救市政策面前,许多投资者以及业

“亚投行”为何引发全球关注?

6月29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的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代表在北京出席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签署仪式,中印俄德韩澳成为

寒竹:希腊困局——当民主逻辑遭遇资本逻辑

7月15日,在希腊与欧元区领导人达成协议后的第三天,希腊债务困局又出现新的进展与变化。离欧元区领导人要求希腊政府批准该援助方案最后期

赵鼎新:国家能力的历史发展与当今中国的经济成功

中国基本上它就是应该说在差不多在1860年以后他就开始撞南墙,各式各样的政策,南墙东撞西撞,但是他无所谓。因为经济发展输赢很清楚,很清楚输赢的竞争方式导致他再笨,随机选择都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