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列表

土地财政:历史、逻辑与抉择

好的“学术”,不在于告诉人们众所周知的“常识”,而在于能解释众所不解的“反常”。“土地财政”之所以抗风而立,批而不倒,就在于有着不为学术界所知的内在逻辑。本文试图以“信用”为主线,重新评价“土地财...

王建华:政治领域的“游击战”与红色民主的建构

为赢得生存空间,中共倡导的“三三制”选举,也充分展示了制度的灵活性。可以看出,当选举内化为战斗的“武器”时,不同时期的选举必然呈现差异性特点,表现为制度成长的非连续性、突变与碎片化,成为施米特“游...

宋怡明:中国智库不能一味阐释决策 而毫无批评

如果智库只能支持阐述决策,那就会逐渐演变为宣传工具,这就会导致两个问题,第一是中国现在已经有一整套的宣传系统,智库再扮演宣传工具的角色,那会造成资源和人才的大量浪费;第二是智库这么做的话,吸引到的...

李中清:150年来中国的精英出自什么样的家庭?

与西方社会精英长期固化,难以转变不同,作为社会精英的主体,中国的教育精英长期以来一直处于转变中,这是中国社会的一个重要特点。无论如何,对于中国未来的发展,首先要认识自己的特点,在此前提下才能正确理...

兰台:1984年后港英政府超速发展民主为哪般?

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发表,香港回归中国已成定局。就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前后,原本一直压制香港民主发展的港英当局突然一番常态,开始全力推动香港的代议制民主进程。这一180度转弯的背后,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吴强:中国1亿多的中产阶级是怎么炼成的?

本文旨在厘清有关中产阶级的叙述,以哈特和奈格里的分众理论为基础,递进提出一个中国背景下的理论假说,即强制计划生育与中产阶级的加速形成的关系,在此基础上展望其未来的政治意义。

【经略】破除美国“小政府、大社会”迷思

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我们面对的更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何建立一个高效的服务型政府,而不是一味的纠结于如何缩减政府规模这一形式问题。反过来讲,即使我们成功精简了政府规模,却并不能建立反而削弱甚至摧毁了一个...

贺雪峰:当前中国学界和政策部门对基尼系数认识存在误区

当前中国学界和政策部门对城乡关系存在严重认识误区,这个误区最典型表现就是所谓基尼系数。基尼系数是根据收入来计算的,在一个现代的市场经济国家,所有要素都可以计算为收入,就可以比较准确地统计出这个国家...

內地青年致信香港回歸一代:我們感到驚詫!

和你們一樣,我們也給“世界公民”這個概念點贊。香港最大的魅力,就是對中西方文明、對自由觀點和市場的巨大包容力。現在是我們摘下有色眼鏡,真正去了解彼此的時候了。如果說,前150多年,“香港奇跡”的秘訣在...

邵善波:民主是什么?香港要什么样的民主?

福山提出西式(这里主要是指美国)民主目前的问题,归纳为“否决政治”、“金钱政治”、和“治理司法化”,总结为政治衰败的原因。我认为这些分析都是表面的,只是对一些现象的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