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列表

【经略】破除美国“小政府、大社会”迷思

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我们面对的更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何建立一个高效的服务型政府,而不是一味的纠结于如何缩减政府规模这一形式问题。反过来讲,即使我们成功精简了政府规模,却并不能建立反而削弱甚至摧毁了一个...

贺雪峰:当前中国学界和政策部门对基尼系数认识存在误区

当前中国学界和政策部门对城乡关系存在严重认识误区,这个误区最典型表现就是所谓基尼系数。基尼系数是根据收入来计算的,在一个现代的市场经济国家,所有要素都可以计算为收入,就可以比较准确地统计出这个国家...

內地青年致信香港回歸一代:我們感到驚詫!

和你們一樣,我們也給“世界公民”這個概念點贊。香港最大的魅力,就是對中西方文明、對自由觀點和市場的巨大包容力。現在是我們摘下有色眼鏡,真正去了解彼此的時候了。如果說,前150多年,“香港奇跡”的秘訣在...

邵善波:民主是什么?香港要什么样的民主?

福山提出西式(这里主要是指美国)民主目前的问题,归纳为“否决政治”、“金钱政治”、和“治理司法化”,总结为政治衰败的原因。我认为这些分析都是表面的,只是对一些现象的观察

水秉和:谈三独

我们知道,蔡英文必然会在台湾内部搞去中国化,可是她也必然要拼经济,而两者之间的确是有矛盾的。为了去中国化,她必然会加入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组织(这个组织还需要12国的议会通过,前途并不明朗),也会...

贺雪峰:土地私有化搞不得

说农民不可能靠几亩地致富的说法本身就误解了土地的保障功能。土地的保障功能是指底线保障,是最后退路。致富是每个人的事情。主要的机会是在城市,是通过市场体系进行的。

于建嵘:警惕中国民众政治心态的两极化

我认为并非经济收入达到一定水平的社会阶层自然就会具备理性的政治心态。而正是中产阶级占主体的社会结构有效地形成了对政府权力的制约,并形成社会有效的自治体系,社会绝大多数成员皆能接受社会的基本规则,对...

郑永年:互联网的发展如何影响中国的政治?

政府确实在控制互联网,但是它也在利用这项技术来动员社会力量支持自己的路线。乐观主义者似乎过分关注政府控制互联网的技术能力。但是,一旦政府利用互联网进行社会动员,就为其他的社会力量创造了机会来进一步...

文明的冲突是恐怖之源吗?

因此,对于当下的恐怖主义问题,简单将其归咎于伊斯兰教造成的文明冲突,可能会掩盖真正的问题——为何愿意以生命为代价发动袭击的恐怖分子络绎不绝?任何一种社会动员形式,之所以能够实现,与其说是出于其领导...

裴宜理、苗伟山:新媒体与网络群体性事件

抗争活动的政治化发展是非常有限的,因为这是一个涉及到很多因素的复杂过程,例如不同地区人们之间的沟通,领导人的政治理念,来自外界的压力,社会对于政府的态度的转变等等。只有当所有这些都具备的时候,常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