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列表

韦伯《以学术为志业》发表百年

韦伯为投身学术赋予了很强的道德色彩,称其为命运,它变成了一个学者得到救赎的道德义务。

葛兆光:什么时代中国要讨论“何为中国”?

当国家不断发展的时候,我们的区域差异、城乡差异、阶层差异和族群差异,就越来越厉害。不平衡的情况下,内部认同也出现问题。为什么大家要认同这个国家,凭什么要认同,在什么共识上认同?如果大家看过亨廷顿的...

东方和西方:一场伟大文化之间的对话

为什么如此多的政府、国家元首和政治家,以及心胸豁达的民众,能够立即从未来的视角发现“一带一路”倡议对人类的共同目标所具有的巨大潜力,而另一些人则声称“一带一路”倡议的背后一定存在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

马戎:如何认识“跨境民族”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把中国那些跨界居住的群体称为“跨境民族”,这个提法和概念在现代世界的国家体系里是有问题的,也会对这些跨境群体成员的国家认同带来负面影响。

沈松侨:晚清的国族想象

然而,不同于西方由中世纪分崩离析的封建制度发展出现代民族国家的历史路径,中国既有长达两千年的统一国家组织,复有悠远绵长的文化传统。因而,中国所独具的历史经验,自不免引发有关近代中国民族主义之本土历...

黄克武:1950 年代胡适与蒋介石在思想上的一段交往

胡适在美国以学者身份,撰文分析 1949 年中国局势转变的原因,提出苏联在国际上的侵略策略与对中共的扶植,是促成大陆政权易手的关键原因。蒋介石受到胡适观念之启发,配合自身之经验,于 1949-1956 年间,...

寒竹:基督教在“三位一体”说上的困境

基督教思想深受希腊哲学,尤其是柏拉图主义和斯多葛派的影响。由于这一思想来源,基督教理论有一个重大的内在矛盾。一方面,基督教把耶稣基督当作是唯一的神,全知全能的上帝,另一方面,基督教又把世界分成堕落...

中国研究何以被边缘化?

西方比较政治学似乎已陷入所谓”民主棱镜“(democratic prism)之中,使得比较政治学研究在方法和概念层面存在既定框架,进而影响相关研究者,导致这一领域的学者难以适应有关中国崛起、发展及与之相伴的改变学科...

葛兆光:学术、时势以及政治关怀

现代中国这个国家,跟西方的现代国家形态不太一样。它有类似西方现代国家的一面,也有传统东方帝国的一面,很多问题纠缠在一起,这跟我们晚清民国以来的这个国家转型有很大关系。

任剑涛:中华文明一向“拙于政治而长于行政”

作为文明来讲,中华文明一向可以简单地说是“拙于政治而长于行政”,权力来源、政治博弈可能不是很厉害,但是对日常资源的行政管理,从古至今,都可以说堪为世界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