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思潮 > 列表

冯克利|关于保守主义的一点附言

严格说来,保守主义既不反对民主,也不反对变革。前面提到的保守主义大师柏克,就是当时一位为美国人反抗英王作有力辩护和捍卫政党民主最著名的人物。保守主义所反对的,只是切断同传统一切关系的“决裂式变革”。

特朗普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如何看世界?

班农曾任极右派媒体布赖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执行主席。在他的带领下,布赖特巴特新闻网成了美国“另类右翼运动”(alt-right movement)的龙头媒体。该运动反对多元文化,并且通常被跟白人至上主义联...

李小云:关于中国政治社会生态的主义之争

民粹主义在过去十多年中对于中国民生的改善多有建树,对于建构社会的公平正义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同时也极大地削弱了发展主义,也对国家主义构成了挑战,并继而成为了中国政治社会经济生态系统的不稳定因素。

魏南枝:全球性反精英浪潮开始了?

在这混乱的世界里,多个国家各种形式的造反都或隐或现一个诉求,那就是“反精英”。今天,“左-右”、“自由-保守”的分裂越来越被“大众-精英”、“经济民族主义-经济全球化”的对立所替代、成为超越左右的政治...

张飞岸:美国比较政治学具有国家性

一些中国政治学学者对美国政治学国家性认知的不敏感,本质上源于对美国学者建构的学术范式缺乏反思,无法意识到美国政治学的国家性是如何嵌入学术研究之中的。

唐士其:被嵌入的民主

与古代希腊曾经出现过的民主制不同,当代西方国家的民主制度是在自由主义这一更为基础的政治框架之内逐步发展起来的,或者说,是一种被嵌入到后者之内的民主制。这意味着对西方国家的整个政治系统而言,它只是其...

李强:共和主义对中国政治转型的启迪

 为什么我一开始就讲,要超越大众民主与权威主义?这是因为,我试图找到一种道路,在中国政治转型的过程中,鱼和熊掌兼得;不是说要做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

刘行之:保守主义与拓展中国道路的共识

分歧在哪里呢?在于当下探索的可行性——建制派认为是可行的,反对派则认为是徒劳的。现实视角的反对派,怀疑执政党的能力,认为腐败难以根治,无法摆脱既得利益掣肘。自由主义反对派则认为,在一党长期执政的政...

寒竹:民粹主义对西方国家政治的冲击

哪个国家能够对民粹主义浪潮因势利导,化民粹主义的摧毁性力量为建设性的动力,哪个国家就有可能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取得竞争的优势。哪个国家在民粹主义的冲击下因循守旧或无所作为不思改革,哪个国家就有可能被民...

任其然:左翼助长了新自由主义?

传统的新自由主义研究,往往把新自由主义的兴起归纳为四类因素:一是经济全球化;二是资产阶级的阶级利益推动;三是以弗里德曼和朝圣山学会为代表的知识分子团体的卖力推销;四是英美不同于欧洲大陆的独特文化。